在线咨询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所有文章

清华学姐朋友圈扬言要让猥亵她的学弟“社死”这算是一种PUA吗?

来源:西安舒雅心理新媒体中心   添加时间:2020-11-26  点击量:2292次  收藏  打印



 

清华学姐朋友圈扬言让学弟“社死”这件事虽然闹的沸沸扬扬,但从心理学角度来看的话其实它的本质还是性心理相关问题,并没有多么复杂,为什么这么说呢?虽说同样都是大学生,大家在性观念和性道德方面的个体差异还是比较明显的,有人性心理发展比较成熟,观念开放,遇到类似的误会事件就会显得理性冷静一些,但新闻中的女生很明显不属于此类人,她还是很敏感易激惹的。在事件真相未出来之前就先行给误会定了性,并利用社交媒体判学弟“社死”,可见在她的观念里性骚扰是一件非常严重的事情,足以引发她强烈的情绪和过激的行为。

从认知心理学角度来说,她的攻击性无疑是一种应激状态下的行为反应,而这种反应和她对事件的认知与解释有关,具体来说就是和她在性方面的观念,态度以及身心反应有关,虽然学弟一再解释是书包误蹭到了她的屁股,并不是自己用手摸的,但在那位女生的身体知觉来讲她并分辨不出两者的区别,而她在性道德方面的焦虑却被激活了,于是便有了之后的激烈反应。

听起来似乎有为女大学生开脱之嫌疑,为什么人家解释那么清楚了她还不依不饶呢?难道她听不进去人话吗?确实如此,当人的身心被情绪所控制的时候她的头脑是不怎么清醒的,所以我们说冲动是魔鬼,因为魔鬼有攻击性,处于应激状态下的女生很显然她全身心都集中在了“攻击”这件事情上了,而不是分析判断。

另外,作为心理学工作者我们也不愿意把人想的太坏,清华学姐的行为给学弟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很坏的影响,甚至网上都有了疑似学弟“没有视频,唯自杀以证清白”的帖子,但我们仍然愿意相信那位女生没那么坏,她只是过度紧张,过激反应了。

好在真相最终还是调查清楚了,事情并没有往人们所愤怒所担忧的方向去发展,学弟也恢复了名誉,不用再自杀以证清白了,人们后怕归后怕,但痛定思痛,所有的后怕其实也是一种社会紧张情绪的释放,并不意味着让人”社死“会成为处理误会的常态思维,毕竟大部分人还是有理性的,即便偶尔有人不理性,只要没脱离社会,非理性总是会被理性所矫正,以发展的眼光看问题的话,保持信心比胡思乱想更重要,也更积极有意义呢。

一例本质是反映当代大学生性心理发展与教育的新闻,又不是好人与坏人的划分问题,更不是你死我活的敌我矛盾,舆论却上纲上线没完没了的声讨,是几个意思呢?之所以能引起网络上的轩然大波,除了性骚扰本身就是敏感话题,也和双方名校大学生的身份有很大关系,什么事儿一旦扯上清华北大和女大学生,想不成为热点都难,再加之女生方式那么霸道那么极端,男生又百口莫辩委屈的要自杀,妥妥的就是一出女生版校园PUA啊。

可见个人的过激反应点燃了公众的借题发挥,使两性问题及其伴随的权力之争从个人事件推演到了社会的女权男权之争,个体焦虑引发了社会在两性问题上的潜在恐慌,而清华女大学生宣布学弟“社死”的过激行为也触发了公众对于女权主义的各种联想,两性关系已经从妥协与合作的模式发展成了竞争与对峙,接下来,是不是就要进入媒体所爆料男性被P U A的发展阶段了呢?

想想都害怕呀!

问题并不复杂,但想象可以使问题复杂。网络上愈演愈烈的声讨和“意义延伸”虽然带出来的讨论很多,然而就事件本身来说并没有多么复杂,问题查清后女孩也认识到了自己的过激行为给学弟带来了很大的压力很坏的影响,她也向学弟公开道歉了,学弟也接受了她的道歉,至此,这事儿基本就算完了吧?

然而网络上有些声音大有不把该女大学生钉在耻辱柱上誓不罢休的意味,不得不说,网络暴力比让人社会性死亡的做法更可怕。

列宁有句名言说的是”年轻人犯错就连上帝都会原谅他”,如果抛开个案的特殊性而从发展的角度来看,过激不见得就一定是坏事,恰恰,由于人类食色性的本能与冲突,社会才有了向文明不断发展的推动力,另外,冲突也为释放发展过程中的社会情绪提供了一个渠道,一种出口,如果没有错的,拿什么来定位对的呢?过激本身就有平衡的作用。

当然,争议也是一种更大范围内情绪的释放与平衡,所谓是一石激起千层浪,两个年轻的学生投了颗石子,社会焦虑便一圈一圈荡漾开了,网络风暴的平息,也是需要时间的呀。

本文作者: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张芳

 

 

上一篇:存在主义视角下的诈骗心理解析


下一篇:暂无文章

 
相关阅读
 
最新文章